top of page
最上層

【監所脫殼】爸,抱一下/徐新又

爸,抱一下

文/徐新又


小時候的我常因調皮闖禍而被爸爸教訓,雖然不會無緣無故的修理我,可是在棒下出孝子的理念下,我和爸爸的關係逐漸冷淡,即使在家中也不會互相交談,而每當爸爸接到我的電話,都是請他來警局陪同我做筆錄,結束筆錄後,又是一頓挨揍,起初還會哭著說以後不會再犯了。上了國中後開始動歪腦筋,每當知道回家可能會被教訓,我就翹家去住朋友家,可當時的我不曉得,我每次在朋友家嬉戲玩鬧時,我的父親正在夜中獨自尋找我的身影。


愛玩成性的我,每天和朋友待在一起,常常成群結隊去群眾鬥毆,在某一次打鬥中我被帶回去做筆錄,那次的犯行讓我人生第一次被關進少年觀護所。


但過了一個月我就被放出來了,但我不但沒有學乖,反而變本加厲跑去當小蜜蜂,沒過多久我就被警方抓了,在警局我爸臉上失望的眼神,我至今仍印象深刻,當天移送開庭,我被收容少觀所後,第二次開庭被裁定判處感化,我在庭上只問法官能不能抱一下我爸,那個時候我真的好後悔讓爸爸這麼失望,為什麼我會那麼不懂事。現在爸爸每個月都會來看我,我和爸爸也慢慢的有話題聊,我希望能讓爸爸看到我的改變,希望我在他的眼中不再是愛惹事的小孩子,而我也慢慢的變成熟,希望有朝一日我走出感化院的大門,再和爸爸說「爸,抱一下」。























Kommentare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