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最上層

【監所脫殼】活在愛與期待裡/鄭○榮

活在愛與期待裡

文/鄭O榮


大家都在為自己的人生做選擇,選擇錯了就跟我一樣為自己人生做買單。


我來自一所特殊的學校,名叫「敦品中學 」。顧名思義,敦品就是希望能夠敦厚道德,改變以往的過失與戾氣。之所以來到敦品,我就像很多人一樣,因家人的限制與爭執憤而離家。人家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從小就是個被管很嚴的小孩 ,沒有選擇和討論的空間。同學都覺得我是媽寶,因此討厭我。到國三時遇到改變我一生的事情,父母的離異,讓我開始有了自己的空間,因此,我開始跟年紀比我大的學長與校外人士到處遊玩,開始學會翹家、翹課。漸漸地,我學會......走上那條不歸路。


偶然,在我高一暑假時,聽朋友的慫恿隻身前往台北,去探索社會因此而輟學。那時的我展開別人沒有的旅途,那年的我十六歲,透過朋友去了酒店,因此我愛上了那個水泥牆後的生活,只要一賺到錢就去揮霍,去了以後認識了更多人我漸漸地學會吃藥,吃到六親不認,家人遠離我,身邊就只剩下,吃藥的朋友。那時的我熱愛且享受紙醉金迷的生活,因此我努力賺錢想要維持現狀,所以開始學會了賣藥。有一次為了運送藥危險駕駛發生車禍,住院住了兩個月,最終只有家人來看我,但是我仍不知悔改,體會不到家裡才是永遠的避風港,是永遠屹立在那裡,不離不棄的存在,但我還是走不出之前的生活,我還是回去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到了十八歲那天,因為吃藥需要錢,上天開了我一個天大的玩笑。行車在路上時遇到警察臨檢並搜到大量毒品,成人第一條罪名成立,就是起因於販賣。後來家人花費時間與金錢為我求情,換來「緩刑 」。


後來十九歲那年,發生了一件事就此改變了我的生活,十九歲因為吃藥需要努力賺錢,錢永遠都不夠用,所以我學會如何做詐欺。但不幸運的我,很快就被抓了,那時進了監所都沒人理我,到我出監時,那道眼熟的身影讓我震憾了很久,我開始回想起我了一慕慕的人生,我瞬間哭了出來,那時的我決定要回去當孝順的兒子,所以我跟父親說了一句話,「我一定要改變」,所以我今日在這敦品中學改變了我的脾氣,也改變了我的人生。


因為在這裡的老師教我「人生贏在和氣,毀在脾氣,成就在大氣」,所以我改變脾氣,然後學習態度就跟著改變了。我在敦品聽到一句話讓我很感慨,老師說:「人生就像衛生紙,抽著抽著就沒了。」是啊!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在晨,我肯定會改過。父親因為我的改變而另眼看待,敦品就是我新的開始,我在這學到浩瀚的知識,開闊視野、沉澱過往、剃除戾氣,也調整了觀念,父親彷彿找回一個迷途的孩子,他給予我滿滿的愛。他來看我時,親口細數他所看見的我的改變,希望我出去能重新做人,他說他會一直陪著我,說他是我最堅強的後盾,因此我跟父親的關係也改善了,不再劍拔弩張、針鋒相對。未來出去,我會堅定自我意志,迷途知返不再辜負殷切期盼,這次,我想當一個孝順、懂事的孩子。









Comments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