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我什麼事?第四期電子報】故事的總和 / 緋月

故事的總和 / 緋月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寫字,所以喜歡各種筆、各種紙製品,小時候逛書店總要帶一支寫起來順手的筆、或挑一款別緻的信套回家,累積至今已經擁有橫跨好幾代流行的收藏。當時與同學在課堂上互傳紙條、交換日記與通信,成為學業之外的生活重心,也是維繫情誼的重要管道。

雖然對寫字的喜愛仍然不變,以往的形式卻逐漸被更便捷的社群與通訊服務取代,但我始終覺得,這個社會一定還有某處需要這樣的書信交流,於是透過「寫信」「陪伴」兩組關鍵字,搜尋到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與收容人通信計畫」,恰好與自己的期望不謀而合,在今年三月馬上報名了志工,透過惠敏老師的說明與安排下獲得三位筆友。

開始還是有些忐忑不知該如何拿捏的,下筆前總想著是否要帶著某種使命,但回到交筆友這回事,彼此都是在相同的起始點、透過一封封往返的書信中認識對方,也唯有以這樣的心境提筆,才能全然用自己的角度去感受與體會字跡裡的思緒。最後,我決定不去查詢我的收容人筆友因著什麼罪名入獄,往後任何對他們的認識,就是信上說了算,至於直球丟來的那些身高體重年齡問題,我也就四兩撥千金地試著與對方傳達:「相信若未來我們持續通信,總有一天會聊到的。」若這關子賣的成功,也算是為彼此的交流起了個好頭。


我的三位筆友個性非常不同,譜出三種通信頻率,像是為生活的協奏增添一道和弦,緊湊卻富含層次。在撇除利害關係與外在條件的影響下,平均一個月一至兩次通信,是讓彼此逐漸卸下心防、建立信任的舒適步調。先不說我的筆友們當初抱持何種目的前來,在幾次的往復中,他們坦然面對自我、對他人敞開心胸的豁然,化作一行行筆跡捎來問候與分享。也許他們經歷了生命中某些插曲而入監服刑,但原本就已經握在手裡的技能與知識仍在,且他們願意持續拓延所學、期盼能為將來所用,雖不刻意虛張,其堅定信念總默默為信件另一端的我挹注能量。驚喜的是,監所內原來臥虎藏龍,埋隱著許多才藝兼備、文武雙全之人,完全開啟我的視野與想像,其中一位同學,每次來信雖然內容不多,但都會附上自己的手繪插畫,霎時喜歡塗鴉創作的記憶悄然甦醒,感謝有他的以畫會友,我塵封許久的繪畫媒材又再次粉墨登場;又另一位興趣廣泛、技藝精湛的筆友,總是在他的分享中,看見一雙專注且細膩的眼神,用無比的沈穩耐心雕琢每一件作品,同是曾經摸索過各類材料工法的我,更能了解其功力深厚,何其榮幸,我也能被贈予一幅這樣真摯的作品。

現在,與同學們的通信已融入日常,可以聊天地、聊山海、聊人生百味,我們任由話題開展蔓延,信任的橋樑也在過程中搭建得踏實,倏地發現那些當初對彼此的好奇,早就在字裡行間獲得解答。某次與同學聊起對收容人的看法,我將自己這陣子累積的感觸與他分享:


……我們從何時開始認識,我就從那時開始了解你,我也沒有去查詢你為何成為受刑人,我想,未來若有機會,這些種種總會化作你願意分享的形式,出現在我們的話題中。若它是你想封存的一段記憶,那我們也不用刻意再打開,只要想著它們只是將你塑造成今日模樣的其中一段過程,你現在愈來愈好,它們也就功成身退了。

每個人都是故事的總和,但故事尚未完結,我們都擁有撰寫故事結尾的權利,但願這段走進彼此故事的際遇,都能成為我們人生中某個重要的指引。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