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我什麼事?第四期電子報】成為照亮社會角落的亮光/奕翎

成為照亮社會角落的亮光/奕翎

大家好,我是一名來自屏東的高二學生,通信至今大約有半年左右。因為我是參與人社計畫的學生,師長們在授課時亦時常教育我必須謹記應負的社會責任,我始終覺得,若要替特定族群爭取權益,一定要讓自己先對其擁有足夠的理解,至少自己必須有客觀的想法,才能夠真正幫助到別人,這是我在看到計劃志工徵人時選擇參加的原因。當時經過了簡短面試後真正地加入計畫,分別與彰化監獄、泰源技訓所和宜蘭監獄的筆友通信。

一開始當然難免害怕的,說完全沒有刻板印象是騙人的,也看到小組內有的夥伴反應被同學們的熱情嚇到等等,原因是有些同學會投入過多的心力和感情在寫信計畫中。不過我想大概因為我是高中生的緣故,與我通信的筆友對我都像是對待晚輩一樣,總是不斷提醒我要好好讀書、做個好人且對社會有貢獻,從此我對同學們有了非常大的改觀,通信期間有一位叔叔服刑期滿和我道別,使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對我而言,也許只是寫寫信、寄一些隨手畫的圖、漫畫給他們;但對他們來說,卻是期待著我的信,並且非常珍惜我的一字一句,甚至在疫情期間也常常告訴我:「我的來信是索然無味生活裡的一絲絲光亮。」也許有些同學沒有親友探視,更不可能有機會和監所外的人交流,我們的一封信卻能真切地陪伴他們走到人生的下一個階段、走過人生的低潮,這也是我有動力持續寫信的原因。

在一位筆友服刑期滿出監後,我又重新配對到一位年齡差距小一點的筆友緣故,他跟我談的比較來,也跟我分享前幾年在學校的趣事,並告訴我很多監所內的事情,例如平常其實可以看電視,所以並不是完全不知道外界的事情等等,讓我知道了很多不一樣也很難體會到的小知識,也能從他的一字一句看出他對自由的渴望,以及我的來信之於他的意義,我亦常常分享學校發生的事情,雖然我們過往的生活背景也許截然不同,但藉由寫信的活動卻有機會可以認識到不同的生命經驗,甚至以此讓彼此共好,為彼此的人生增添了一些新的可能。我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義,也慶幸自己堅持下來,雖然有時候在期中考周收到信真的會有點煩躁,在我的上學途中要特意繞路到郵局又不是太輕鬆的事情,尤其是後續碰到疫情讓我連郵票都不方便買,不過當我看到他們說參與計畫能讓他們也許躁動的心情獲得紓解,一切似乎都值得了,也計畫要繼續寫信下去,也很感謝小組給我這個機會,互相學習、增進眼界與培力自我。

一開始家裡知道我進行這個計畫,其實也有些疑問和擔憂,但後續經過我的說明,他們也能逐漸了解並接受,我想,更生人重返社會的議題這幾年雖然逐漸被放到檯面上討論,但社會對他們不善良的眼光依然存在,我也承認在參加計劃前我也確實會害怕,但他們就好像我們平常走在路上會遇到的叔叔伯伯一般,甚至更加有禮貌,如果社會大眾能夠在真正意義上的重新給他們一次機會,出監的更生人也許才能真正走上正軌。我認為,當犯人服完刑以後,就應該被一視同仁的對待,這也才是一個進步、開放的社會應該有的態度,讓我們一起成為溫暖的人,成為照亮社會角落的亮光!祝好。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