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我什麼事?第四期電子報】互助與陪伴/蝶

互助與陪伴/蝶

筆友的通信計畫於我而言是一個互助與陪伴的活動,從他們身上我受益匪淺。我一共和四位同學當筆友,年齡差從七歲到三十歲都有。通信多次後再回頭看看初次交流的信件,發現當時我的文字略顯僵硬,經過幾次互動之後我才有勇氣去分享生活中發生的點滴,這個轉變就是我得到最大的受益。當我們越願意真誠的分享生活,對方越能感受到你的善意,每次的信件往返就越來越有價值。

通信過幾次的筆友曾經問過為什麼我願意與他們通信,由他的言語之中我感受到他認為自己在社會中應該是一位卑微渺小、不值一提的角色,當不只一位筆友提出這樣的疑問時,我的心中感到有些酸澀......。也許他們知道自己犯的錯也正在悔過,也許他們認為犯錯後從此無見光之日,也許是社會風氣帶給他們無止盡的自卑作祟。

心理學中有一個社會現象——自我應驗預言,指的是人們不經意地受到旁人先入為主的判斷而影響他們最終的表現。在1968年有兩名教授在一間小學進行了一個實驗。首先,他們對校方宣稱他們要進行一個發展潛力的測驗,再託付教師要長期觀察測驗得分高者。最後,這幾位學生果然在學期成績有明顯進步,然而測驗並沒有指出誰的智力或者學習力較好。其實這個實驗結果應該可以更完善地應用在生活中。古人云:「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當我們一直期望再犯率能降低的同時,也要給予更生人更多的包容與信任 。

通信的其中一位朋友是國畫高手,他想將畫拍賣後所得之金額賠償給對方;另一位擅長瓷器的朋友甚至想親手做一個瓷杯贈與我,此舉實在令我受寵若驚!每次想起心都會很溫暖。與他們交友增添了我生活中的趣味也拓增了我的眼界,希望我的關懷能溫暖他們的的心也期待下一封信的到來。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