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我什麼事?第五期電子報】夏日線上系列課程:隊輔心得




隊輔心得/梁莘亞(台大社工二)

這次的營隊,從實體改成線上,導致我自己也從原本透過實際互動帶給學員親切感的定位,轉而著墨在豐富、多元化課程的知識量,畢竟透過線上來互動有一定的局限性,因此關注在如何提升每個人上完課的收穫程度,是相對較值得的。因此,在課程設計上,就顯得重要許多。

我跟我團隊花了很多心力與時間,去思考像是如何將實體遊戲呈現在相關軟體上,並在呈現時更有臨場感、如何讓每個組員都能有一定參與到互動式課程、在討論彈性被限制的情況下,如何讓每個學員的想法都能在報告上被看見……。當然,設想了這麼多,也會因個人的學習方式、投入心力等使收穫度有所不同,看到有人受到課程很大的啟發時會感到欣慰,卻仍有部分學員上完課後仍停滯不前,也會不禁感到可惜,然而,這都是設計課程所需承擔風險的一部分,因此也不需多執著與此啦。

最後,還是要感謝我的團隊,以及我的老大惠敏與虹樺,跟你們一起共事很開心、非常有成就感,而在如何保持彈性上,我相信我自己也有所成長了。



隊輔心得/鄧羽芯(師大歷史二)

與高牆內的對話

倡議小隊的夥伴從三月初一場簡單的小集會中,提出了辦營隊的想法,在它誕生後沒隔幾天,我們就正式開始企劃籌備。這是我第一次和大家一起舉辦營隊,從行政上的訂房、訂餐、規劃交通路線、買保險,到活動上的發想、企劃、實行,都要從零開始邊做邊學,好在彼此間各司其職,遇到窘境的互相協助,讓籌備幾乎沒有遇到什麼波瀾地順利規劃。

然而,五月中三級警戒的一聲令下,讓一座阻擋我們之間牆悄悄建立。沒辦法實體進辦公室開會、一而再延長的三級使得舉辦營隊的機會逐漸渺茫。想到花了很多時間和心力規劃的活動和課程即將化為烏有,不禁眼淚潰堤。

幸好在數次的協商下,我們想出了改辦夏日線上課程讓它重新復活的計畫。不僅拉長營期,營隊課程也隨之更新,推理劇透過GATHER製作地圖,讓線上也能順暢的遊玩,而其他講述課程也改為線上視訊方式進行,不只讓高中生在線上聽課,營隊外人士也能參與。

很快的,為期兩週的線上營隊開始了。在三級警戒下,隊輔及小隊員們四散各地,彼此間有好幾座無形的牆隔著,小隊員能不能準時進Google Meet聽課、他們是專心還是只是掛機,都讓隊輔們感到憂心。雖然因為距離間的隔閡,小隊員不免有分心或沒有好好吸收到的狀況,不過也有認真的同學會在上課時積極提問,結束後參與課後討論,讓課程及活動更順利的進行。

其中在「收容人面對面」課程裡,不僅是小隊員,也是我第一次和更生人們對談,羅大哥和姜大哥真摯的對著螢幕裡素昧平生的同學們述說著他們的生命,由於人生某個時段的選擇或境遇,他們進入了高牆的另一端,以及在那裡由於資源、人力不足等因素,他們面臨的種種問題。小隊員透過報導文學的訪問及寫作,打破了高中生與獄中同學間的高牆,拿掉媒體渲染的濾鏡,藉由自己的所見所聞及上課所講解的內容重新認識收容人。

從營隊籌備到活動正式開始,我們陸陸續續遇到了課程安排、疫情等等難關,三級警戒下如同有座牆阻擋著彼此,我們很難面對面的合作與交流。對於收容人們來說更是,身處在高牆另一端,與外界的人們隔絕,容易產生不解與誤會。這次的夏日線上課程,從監所的現況、少年矯正教育、不予假釋判決講起,再從《壞孩子》影片、收容人面對面、柯柏榮老師的新書、通信計畫分享,看到收容人真實的人生與外界的交流,最後透過推理劇遊戲,去認識非行少年的議題及增進小隊員推理能力。雖然課程只有短短兩週,但它在高牆中鑿出一道光,讓參與者們能認識收容人及監所,期許有朝一日,我們能在漫漫長路上,與收容人們並肩同行。



隊輔心得/詹馥榕(北大法律三)

線上課程的舉辦是我來到監所關注小組參與的第一個活動,竟然真的以某種形式完成了,至今仍然覺得挺不可思議的。

我只記得,第一次去小組辦公室的下午,就是為了討論能辦什麼活動來申請經費補助。當時跟大家一點都不熟的我丟了個辦高中生營隊的想法,其實也沒什麼原因,不過就是以前的我參加了幾個大學營隊,想從隊員脫胎換骨變成隊輔而已。殊不知煞車來不及,衝過頭就變成了總召。後來幾個禮拜,同樣的一群人每兩周開一次會,硬是把不熟的夥伴們放上火爐煮,結果一不小心還熟過頭快熬成湯。就這樣我們反覆開會討論,好不容易海報做出來了、開放報名了,又被疫情突如其來地打斷。在那個人人自危的時期,台北好像什麼重災淪陷區,出門都要狂噴酒精,而我們在電腦前討論了幾個小時,卻仍然決定要不顧一切用任何形式把營隊辦起來,線上課程就這麼誕生了。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梁靜茹給的勇氣,但現在看來似乎真的挺值得的。

而直到課程開始前的密籌期,參加的夥伴們幾乎是每天開會,甚或是一天開好幾次會,偶爾還會討論到半夜(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不喜歡正常時間睡覺)。雖然很累、付出很多時間跟精力,但最終能順利開始線上課程真的令我感動到掬了三把鼻涕混著眼淚。跟這群高中生們從完完全全的陌生人到稍微彼此熟悉一點,雖然比不上實體見面,但終歸是因為緣分才讓大家聚在一起的,看到有學員願意配合上課出席、回應、討論、寫心得等等,都讓那些無數個熬夜的日子格外值得。雖然疫情的關係讓我們只能用這種遠得要命的方式見面,但每位同學跟我們的相遇我們彼此都會記得,感謝有人願意辦、感謝有人願意來、感謝病毒沒有連電腦都傳染。

寫了這麼多,雖然多半都是我自己的碎碎念,但線上課程確實是個有挑戰性也成功被我們挑戰的一個里程碑。希望所有來參加的人都能秉持著當初報名的那份初衷、對監所議題的關心,繼續往你想要的人生前進,有空的話可以來小組當志工,或許你就是下一個變成隊輔的小隊員;也希望小組能繼續茁壯下去,讓更多人知道監所是一個需要被社會大眾看見的地方。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