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我什麼事?第四期電子報】寫信是在認識對方的同時,也在認識自己/育誠

寫信是在認識對方的同時,也在認識自己/育誠


幾乎忘記自己第一封寫給他們信的內容了,甚至是每一封寄出去的信都沒有先拍給自己做紀錄,所以每次收到他們的回信的時候,我都會忘記自己上一封對他們講過什麼話,分享過什麼自己的事情。但後來想想他們也是一樣的情況啦,所以就很公平,至少我們都有收到彼此的信這樣就很好了。

簡單來說就是他想講什麼,我就聽什麼也跟著回點什麼,我想問他什麼他也會回答我什麼。

我有兩位通信的對象,其中交流比較頻繁的是一位感覺內向靦腆的大哥,年紀大我4、5歲的大哥。我們是先從共通點開始聊,聊到彼此都曾經有玩遊戲打電動的習慣,聊到工作聊到自己的過去,

大哥還蠻願意分享他個人的事情的,也可以說是在自責,認為自己出去後不會被社會所接受,否定自己的過去,認為以前的所作所為才會造就現在自己的處境。

可能因為我自己也是想法觀念偏向不樂觀的人,也有一些不是很理想的家庭背景,所以接收到這樣的自述,並不會覺得特別負面,甚至心裡面也是認同他的。但太過於正能量的話實在不擅長講,所以還是試著把一些比較現實面的想法分享給他。像是大哥會怕自己的背景出去找不到工作,大概回他的內容是其實就算沒那些背景工作一樣難找,哈哈希望不要讓他對社會更失望才好?但我這算是替他打個預防針吧!

或是假設自己如果有這樣背景的同事,比較會在意的是工作效率團隊合作而不是個人背景,以同事角度為出發點的話,是說誰會喜歡雷同事啊?

而且大哥好像說他一直有在研究股票,甚至是說出去之後也要怎麼買,已經看好哪幾支等等的。雖然投資理財是還蠻不錯的,最近在想是不是要提醒他一下應該投資一些不同的東西呢?

他有提到說他也很愛狗但沒有養,假如有機會的話再看能不能寄一些我家狗狗的照片給他?

最近因為疫情關係,有一部分影響到生活和工作,所以忘記晚了一個多月才回信給他,發現自己在寫最近這一封回信的過程中,幾乎是想到什麼就直接寫什麼,講說疫情怎樣怎樣,想吃的拉麵店吃不到了、餐廳或7-11都不能內用只能外帶了,也沒有想過說他會不會想聽或是想知道,就只是單純地想分享。

這種變化感覺很奇妙,是因為過很久沒有回給他信感到不好意思嗎,還是真的有很多想分享給他的事情想讓他知道?也許是像在寫日記一樣,每天寫的話或許沒有什麼特別能夠留下印象的事情,但累積了幾個禮拜一個月就會有很多值得分享的事情吧!但我不是故意要拖回信的速度啦,是真的忘記了,該檢討該檢討。

寫信的感覺,就是在交朋友的感覺,也是一種完全互相的關係,不是你可以怎樣去影響對方,其實對方也同樣地在影響自己。可能我的這位筆友比較特別,特別到讓我產生這種想法吧,話說男生跟男生寫信講話都是這麼直接的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