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我什麼事?第四期電子報】以信識人的過程中,也重新認識了自己/wei wei

以信識人的過程中,也重新認識了自己/wei wei

對於我來說,在通信計畫開始之前,其實還是在默默憂慮的——擔心的不是和我的筆友們沒有話聊,反而或多或少會害怕自己會被拘泥在「志工」身分與角度,過度給予支持與回應,甚至是過於努力地給予協助、滿足對方的需求等等,這樣似乎就不是站在「尊重平等」的位置上交朋友了。另外,也怕自己會忍不住去猜想,他進入監獄的原因是什麼呢?

參與通信計畫之後,才慢慢發現,藉由一封一封的信就想去了解他人,其實是很困難的,我所能接觸到的,僅僅是筆友的一個小小的生活碎片,而我自己展現在筆友面前的「我」,又何嘗不是如此?才恍然,根本不用去思考筆友的刑期、被控什麼罪名,因為進入監所的過程,對他來說,也只是人生的某個剖面罷了,一封封的信不能代表他,社會給予他標籤的「受刑人」也不能代表他——我們都是一樣的,複雜而又多面。

我知道筆友的好友過世,他心裡十分不好受,卻也安慰我要我多陪伴一位家人也是意外過世的朋友,時常勸勉我要追求理想珍惜家人;我知道筆友喜歡看言情小說,覺得裡面的情感流動很有趣,他也特別想念壽司跟豬腳,夢想著出來之後大快朵頤。漸漸的,對我來說,我開始不再過多思考遣詞造句,僅是順暢的表達自己——就像是多了一位遠方的朋友,你會默默關心他,他也會默默關心你,以一封封手寫文字串起的陪伴,無論陪伴的時間是長是短,只要對他們來說,「能在機械般一成不變的日子裡增添幾分溫暖與慰藉」——對我而言,也是如此啊。能夠有機會以信識人,以文相交,我相信對我們來說,就足夠了。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