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我什麼事?第五期電子報】夏日線上系列課程:學員心得



學員心得/王韵晴(景美女中)

當初在社群網站上看到這個營隊資訊和課程內容時,覺得這個營隊的課程內容和安排新奇且有趣,且關注監所議題的組織也不多,想探索、了解這個議題所以決定報名參加,原本得知因疫情營隊改為線上舉行時失落的我,沒想到改為線上營隊的這六天課程會是這麼豐富而精彩。

這六天八堂課,每堂課都從不同角度以不同的方式帶學員關注、探討監所的不同樣貌。其中最喜歡的兩堂課是「壞孩子」紀錄片播映和「不予假釋與判決評析」講座。第一堂課「壞孩子」紀錄片播映和映後座談,紀錄片以獨特手法和最真實的角度,帶觀眾了解香港、日本、澳門少年矯正機關和生活在矯正機關裡的學生,紀錄片內容和導演問答內容讓我震驚又感動。我發現,壞孩子是外面的人給他們的標籤,但其實不了解裡面的生活,和他們的故事。我看到裡面的學生們熱情、善良,他們的夢想,他們的家人,他們其實和我們一樣,甚至更纖細,更單純。不予假釋和評析講座真的非常精彩,特別是講者善用活潑生動的比喻,把原本難懂的法律名詞或情境變得簡單易懂且有趣,這場講座是介紹台灣收容人假釋現況並帶出其中的不合理之處,提出改善的可能,這堂課,讓原本複雜的程序變得簡單,也放大了其中問題點和制度困難之處,穿插立法者觀點和實際運作上面臨的困境和不合理,兩邊對比之下找出解決之道。這堂課讓我獲益良多,除了學到現在台灣的假釋制度外,也學到了探討一個制度的方式,也是解決問題時的另一種思維。

這個營隊讓我學到許多事,學會拋開自己的刻板印象去真實的了解一個人、一件事,學會在評論一件事之前,先了解和自己不同立場的那方,想感謝的人也很多,感謝整個營期都非常熱心且用心的隊輔,特意辦了報導文學課前課程讓我們的寫作更順利,特意花了一個下午和我們討論少年議題,感謝我的小組員,在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的時候積極且團結的完成任務。最後,感謝監所關注小組舉辦這個營隊,讓我在這個暑假遇到了這些溫暖的人,精彩的事,讓這個暑假意義非凡。


學員心得/林于媗(錦和高中)

監所議題本來就是一個比較冷門的議題,但我覺得它是很值得被看見、被關注的。尤其每件事的背後可能都有太多錯綜複雜的原因,是不能被那麼簡單的去歸類或是用單純的好壞來區分。

當我們仔細去看、去了解,就會多很多的包容與諒解。其實無論是紀錄片「壞孩子」或是「收容人面對面」的課程,都可以看到他們跟我們真的沒有太大的不同。但卻要因為他們的身分,或是曾經待過的地方,而被貼上標籤、被認定成所謂的壞人或是壞孩子,真的讓人看了感覺很沉重。

他們同樣是有情感、有很善良一面的人,那一些行為背後可能也有太多不得已的原因,但是他們卻沒有被多數人理解。如果他們都能坦然面對自己的生命,我覺得已是足夠勇敢。裡面明明不是所有人都是十惡不赦的壞人,但出來以後卻還要被區分、被污名化,真的對他們太不公平。壞與不壞不應該是衡量一個人的唯一標準,裡面的同學真的能用壞來形容嗎?感覺不然,真要說的話,可能只是他們更需要幫忙,更需要有人能給他們希望。

要能真正的回來,需要他們不避而不談,需要他們願意正視和面對的勇氣,尤其需要我們的社會給他們應有的空間和尊重。尊重友善包容不應是口號,是真正被需要而且重要。

謝謝小組的用心,謝謝你們願意為那些比較少人關注的事盡心,謝謝你們給了我們不同的角度和視界,讓我們有一個很棒的管道,去接觸平常少有機會能接觸的部分。雖然時間很短,但是收穫真的很多很滿。


學員心得/周育瑛(大同高中)

大家好,我是今年考上北大社會學系的周育瑛。當初是在臉書上看到這個線上營隊的宣傳,一來我對這方面議題本就蠻有興趣的,二來是因為疫情也只能乖乖待在家裡, 三來是發現活動內容這麼豐富竟然還免費,於是就把握機會手刀報名了XD

一進來就發現隊輔和講者們都非常的認真(而且很多都是和我們年齡相仿的大學生而已),不僅課程前製作了很簡單易懂的簡報,也常常在課後補充許多相關資料給我們,幫助我們能更了解課程內容。真的是辛苦各位了!

還記得開課前,我們隊輔曾說過,如果想要從營隊中收穫滿滿,自己也必須努力的參與活動才行。我想我能肯定地說自己做到了。每一堂參與的課我都做了許多的筆記,也為了報導文學和組員一起趕工到很晚。在相見歡的搶答比賽中,我幸運的拿到第一名,而在最後的總積分比賽,我們也拿了全部組別中的第一名,這大概算是有始有終了吧。

要說到印象最深的一堂課,相信很多人都會認為是「收容人面對面」的那次訪問,而我也一樣。這讓課堂從只是看看書面資料、紙上談兵,轉變為讓我們真實的去接觸、去了解那些曾在監所裡的活生生的人。

在採訪前,因為我不知道兩位大哥的全名,所以也沒有特別去搜尋他們。而當第一眼見到L大哥的時候,我發自真心地認為,L大哥是一個喜歡笑、有點靦腆,也很禮貌的人。但當我們問到,假如不和以前朋友聯繫,他們是否會威脅你時,他回答:「我是連續殺人犯欸,他們怎麼可能來惹我。」

就在那時,我就好似被當頭棒喝,突然才真的理解到,在我面前的這位大哥曾經是有怎麼樣的過去。怎麼說呢,就是我在訪談前就「知道」他是一位更生人,但我可能沒有真的去「理解」到他曾經做過怎麼樣的事。雖然,那早已是幾十年前的事,他也已經服完刑回歸社會了,但說完全沒有嚇到絕對是騙人的。

然而,在經過沉澱之後,我卻做出了一個連自己都訝異的舉動——報名成為小組的寫信志工。我認為,這會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讓我有機會去瞭解另一個人的人生。我曾在小組的文章中看到這麼一句話:「我們總能很輕易地說出別人十惡不赦,卻很少去關注孕育出惡的土壤。」我想用自己微小的力量為這個社會做出一點改變,為這些可能因環境影響而誤入歧途的人們,點亮一盞希望的燈。

這堂課算是在某方面改變了我的價值觀吧。我突然發現,我們不應該覺得「當他們沒有表明自己是更生人之前,看起來和我們一樣」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因為啊,他們本來就和我們一樣,只是一個個努力活著的平凡人,不是嗎?

最後的最後,我真的很慶幸自己當初有去報名這個活動,也很高興自己能在這個營隊中學到了許多知識,認識了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這次的暑期營隊在這裡圓滿的劃下句點了,但我們對於監所的關注與改革才正要開始。


學員心得/莊惠妤(桃園振聲高中)

我是來自桃園振聲高中高二升高三的學生莊惠妤,我會參加這個營隊是源自於同學的介紹,一聽到她提到這個營隊的名稱時,我就決定報名了,因為我從以前就很喜歡看「台灣啟示錄」這種節目,我每次看到社會重大案件的分析時,也不禁對監所有著更多的想像,因此我便參加了這次的活動。

在這麼多堂的課程裡,我對於「收容人面對面&報導文學寫作」最有印象,也最有感觸。

在這堂課裡,是我第一次跟我同組的組員有更多的互動及討論,相較於它組,我們這組的成員多屬於開口說話會很害羞的人,所以這堂課為了討論報導文學的架構,我們有了更多的互動可以分享彼此的想法。而真的在視訊會議裡,見到羅大哥與姜大哥才是我產生最大感觸的開始。首先在我平常的生活圈裡,是接觸不到「受刑人」這個身分的人,對這些名詞的了解也僅限於社會事件、新聞、youtube影片裡。雖說我對他們並不像其他人有那麼多的畏懼,我對於他們更多的是好奇,舉凡上述所說,以下是我在討論的群組中,列出我自己想知道的問題:

1. 當成為一位收容人時,有什麼樣的感受?例如:後悔

2. 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你 / 妳觸犯了法律?

3. 結束懲處,回歸社會後,有什麼不適應嗎?

4. 對於出獄後,看到新聞報導誰受到刑法制裁時有什麼感受?

5. 對於死刑或是廢除死刑的看法如何?

6. 在刑期期間都在做什麼樣的事情?會無所事事嗎?會被欺負嗎?

7.看到新聞播放社會重大案件時,會以什麼樣的心態看待受刑人,是同情嗎?還是同樣憤恨?

8. 監獄內,私下是暗流湧動嗎?曾經的江湖人仍然會逞兇鬥狠之類的嗎?

9. 曾幾何時後悔過嗎?有想說什麼告訴社會大眾如何避免誤入歧途?

由於監所真實的資訊太少,對於一般民眾來說,它彷彿蒙上了一層面紗,大多數人不了解監所的人事物,沒有多少人會去真實關切監所內的同學,也沒有多少人願意去觸碰那個議題,在一系列活動課程中,由講者的分享我們也可以知道,這個議題被多數法律人也視為一個爛攤子,可在這不願被談及的覆蓋下,裡面有多少人是被這社會遺棄及忘記,雖為人卻沒有一個基本的「人權」,就醫權利、工作權利等……,處處被受限,寫封信也會被亂塗改,應該說連寫信的這個權利也是努力爭取來才有的,在這樣無數的惡劣條件下,也不禁引起我的反思,究竟我們的社會到底是希望受刑人在獄中學習什麼,亦或是要他們受到什麼樣的教訓?那這教訓真的能讓他們認知到自己已有的問題嗎?還是在獄中下工場這些行為只是讓他們更脫軌社會?或是被監獄格式化?這些種種真的能幫助我們社會嗎?我不知道。 

因為在我的認知裡,我覺得除了讓犯錯的人進監獄達到既有被判的處罰外,最終達成犯罪率降低才是真正應該要達成的目標,不然只會有更多的無辜被害者及「加害者」。看到的人我沒打錯字,我的確敘述的是「加害者」。我覺得有很多的加害人,也是這個社會環境下,被遺忘的一大群人,他可能一出生就出生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裡,天天被毒打之類的,他們並未在家庭裡獲得歸屬與愛,所以他向外尋求一個歸屬感,交到所謂的壞朋友,放棄了教育,並跟著狐朋狗友們,限制了自己的眼界,才會一失足成千古恨,天生資源的不對等,正是我們這個社會需要替他們努力幫他們改變的。而不是遺忘他們的存在,並且視他們如草芥。

而姜大哥和羅大哥都有提及自己在就醫上的權利被剝奪這個問題。我覺得生而為人,這個權利應該是與生俱來且到死亡才可消失,但他們的情況,顯然不是這樣。像羅大哥從發現口腔癌開始,整整一年才真的開始有根本的治療,倘若命不硬的人,早就一命嗚呼了。而我在電影中看到的恐怖情節,獨自囚禁,竟然在羅大哥身上真實上演,依照正確的流程,這獨自囚禁的情況本不應該發生,那這真實的情況發生,是否也真的反映我們的制度及人為管控上有著極大的缺漏?要知道一個人每天被獨自關在同一個地方可是會發瘋的,這根本不人道。得知這些原因正是引起我前文反思的關鍵,究竟監所制度的存在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因為我覺得沒有辦法達成犯罪率降低的監所制度,並沒有必要存在。

而訪談的過程中,我對於羅大哥敘述自己是王八蛋這件事,也極度有印象,羅大哥手裡背負著兩條人命,出獄後的他做著危險工作的粗活,他說他想藉此讓自己多少有些贖罪,甚至在訪談的過程中,多次他都避而不談自己對於受害人方面的問題,甚至在之後的一堂課,一度哽咽,他最後也表達曾經做過的這些錯事,他大概要進棺材裡才能釋懷了。在我看到他這些行為及話語中,我彷彿感受到他心中的內疚及悔恨,我覺得這才是所謂的「可教化」,而不是其他社會新聞上,給那些口出誑語、不知悔改的人逃脫制裁的詞語。

參與完這次的活動,我覺得「資源的不對等」造成的遺憾是一部分,但在發生這些問題後要有應對的措施,才是更重要的部分,讓社會大眾眼不見為淨和平復眾怒只是掩蓋真實狀況的假象而已,期許更多人能關注到這個議題及付出行動,才是讓台灣變得更好的開始,我也期許自己在高三這個階段間,可以順利考到自己的目標,並且也投入到這個活動中,為這個社會貢獻一分心力。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