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最上層

【監所脫殼】點滴回憶——有一種餓/張宏男

點滴回憶——有一種餓

文/張宏男


每年端午節,就算平常並不特別愛吃粽子,也會聽信各種傳言、不可靠的坊間推薦,以及各種廣告宣傳,特地去買各式各樣的粽子吃。但記憶中,還是兒時媽媽帶我去普門寺拜拜,一樓大門外有位阿姨賣的素粽最好吃。


和各種花俏的粽子相比,素粽顯得相當單純,甚至是過分簡單了。打開素粽的月桃葉,只看得到兩種餡料,一是花生、二是糯米,除此之外,小小年紀的我吃不出其他任何東西。但或許就是這份清爽甜鬆的純樸口感記憶,才能牽引人對它念念不忘。


記得小時候吃粽子,裡頭豐富的配料總讓我吃一顆就飽。我特別喜歡粽子裡的香菇和栗子,香菇混入其他食材的香氣,卻無法掩飾自身特有的清香;栗子是吃完整顆粽子後的甜點,身形圓滾滾的,特別可愛,一顆分兩口咬,初咬下感覺略硬,但在口中反覆咀嚼後,卻能嚐出鬆綿濃郁的味道。用一顆栗子,當成一顆粽子的句點,最剛好。


慢慢長大後,粽子變得更多樣花俏,價格也更多元,一顆從三十多元到一百八十多元都有。盡管如此,我還是最懷念媽媽買給我的素粽。


那時,每個星期六跟著媽媽拜拜完,大約晚上九點半多踏上歸途時,我一手牽著媽媽,另一手小心翼翼捧著解開棉繩的素粽,一口一口吃著,往往還不到公車站牌前,一整顆粽子便吃下肚。


記得我總將吃得油油的手張開開,盡量遠離身體,這時候,媽媽拿衛生紙幫我仔細擦手心,然後再翻面,把手背和指間也擦乾淨。很多時候,媽媽的手也會不小心沾到一點油,但她一點也不在意。


那顆夜間九點多買來,上公車前就吃完的素粽,是兒時的我和媽媽一起參加完拜拜的活動後,媽媽怕我肚子餓買給我的消夜。


不管我餓,或者不餓。


從此我知道,世界上有一種餓,叫「媽媽覺得你餓」。幾十年後,我才又知道,世界上還有一種餓,是回憶中的餓。









Comentarios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