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所脫殼】歸雁/黃O昌


歸雁

文/黃O昌


  山城被高速公路披放上去後......彷彿為鐵籠裡的群鳥打開一扇窗,紛紛飛去......。


  古有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家鄉的風情跟著四季遞嬗;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鄉野歲月不以日月計時,是一輪甘蔗收成、一巡南風吹拂、一朵朵花開花謝,和一首歌曲輕吟,記載時光移步。


  生活在鄉下,而無車馬喧,家鄉的單純自然,如入無人之境般閒散,連山風吹拂都慵懶醺然。當今繁雜的年代,真正的人生享受,不是用奢華的物質填充生活,而是跟光陰偷一段空白。


  以前的鄉下,沒給人太多生存餘地,除了農忙,回家裏最大的享受,就是與家人同坐黑白電視機前觀賞電視,能夠三餐溫飽,家庭和樂,已是生活小確幸。


  家鄉是在地人的根,找尋生活希望的地方。


  阡陌縱橫,一片片咸豐田野,跟著家鄉生活腳步,從山巔到平原,奠基在墾山與農業的文化厚度,扣緊生活步調緊密結合情愫,漫透濃濃生活氣息和滿滿的在地人情,活絡鄉土情藏。這些無法被量化的鄉土底蘊,就是最珍貴的在地文化,原始的根。


  一棵棵高聳的檳榔樹,宛若五線譜的電纜線,如音符跳躍纜線的雀鳥,和著輕柔山風呢喃低吟,交響大地生命樂章。從沒這麼過認真欣賞家鄉詩畫般的風情,一覽無遺,盡收眼底被烘托出來。


  歲月不停翻轉大地輪廓,滄海桑田!光陰荏苒,老的不是歲月,是所有的人、事、物!


  曾幾何時?蛙鳴蟬聲、水牛耕犁、成群梭巡田野的雪白鷺鷥,在時光遷徙,驀然消失在家鄉的生活日常中!家鄉的美麗與哀愁,孩提時的生活記憶,成長點滴,都是在地子弟割捨不離的感情,即使這片曾所熟悉的山地田景,因過度的開發和人為的破壞,改變不少原有地貌,變得有些許陌生,但——踩在家鄉的泥土,仍感踏實寬慰!


  夕陽的餘暉,熏染紅了家鄉的天空,西沉的落日,滾燙一山一山海的波浪,急欲歸巢的野雁滑過天際晚霞。原來自己是候鳥,離開家鄉久了,總是要回來的。曾經逃避故鄉的泥土,再回到故鄉,是種感恩!


  年輕時的流浪,是一生的養分,翅膀因它有了夢想。


  漂鳥返鄉,為的是一個「夢想」,把「傳統」與「現代」融為一爐,為家鄉做些事,讓阿爸一生念茲在茲的鄉土責任,在家鄉每個角落,鄭重的萌芽茁壯,身上雖然曾烙印上黑暗面的印記,但我還是會背上翅膀,飛在屬於家鄉的藍天,逆風也無懼!


  前進的歲月是條不捨晝夜的河流,每日升起那輪古老的太陽,總是讓我明瞭——生命裡的每一個昨日,都是深刻內心的舊日景象,不捨割離的情藏,總會在記憶深處甦醒過來,跟著年歲濃郁!


  在青山綠水的故鄉,總有對家鄉濃密細膩的情感,像聆聽老朋友細數過往。那些曾經發生過在生活周遭的生命故事一般親切,能引起迴響共鳴。


  彷彿耳邊又響起阿爸常吟唱的一首歌曲:「為你打拼打拼,有時不惜性命,味著要給你好命......」。


  或許此刻阿爸也飛在家鄉的藍天!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