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所脫殼】時間不重來,唯有愛不斷/劉中清

時間不重來,唯有愛不斷

文/劉中清


一早起來凝望高牆外晴朗的天空,腦中思緒不停轉動的都是「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妳也可以和我一樣看見天空中那美麗的雲朵。」然而時光已詭譎的改變了這一切的人、事、物。


監獄真的是一個奇怪的組合體,它是令人產生絕望卻同時也讓受刑人擁有最多希望和期待的地方。剛被送到這裏服刑的我就像一個完全沒有靈魂的軀殼,循著獄所制訂的規章,在幾乎是無意識般的狀態下荒廢時日,渡過了這幾年的歲月。本以為就這樣按著制度完成獄中的刑期,心中也沒有特別的想法,每天重複一樣的生活作息,等著離開這裏的那一天。然而因為妳!掀起了扭轉乖舛命運的歷程。


每隔兩週小姿都會來接見,但最近這兩個半月卻不見她的蹤影,寄給她的信也都如石沉大海一般杳無訊息,直到主管通知「會客」,心中那塊大石放下的同時也鬆一口氣。前往會客的路上,心中盤算著這麼短暫的時間要先告訴她哪些事情,也計畫著要告訴她沒有她消息的日子很難熬,要和她說我多麼期待見到她。從小像孤兒一般不受爹娘疼愛的我,在服刑這段日子裡,唯有她願意踏進這座大門來跟我接見,我的孤傲也在她真情之下融化,被她深深感動,她不離不棄的陪伴帶給我希望,她讓我知道在這高牆之外有人在等我,這也讓我的生命有了價值,這也是支持我在這裡安分守己,等待走出監獄大門重新開創新生活的重要支柱,我一定要親口告訴她,她在我心中有多麼重要,她是我重生的希望,回想起這兩年多,每回她來接見,我竟然連一聲「謝謝、辛苦妳了」也沒和她說過!


記得那次會客是三月初艷陽高照,和煦溫暖的日子,會客窗那端出現的不是小姿,而是她母親,一股不祥之感從心底升起,當「火車出軌」的意外從她母親口中說出那一刻,我眼前一遍昏黑,如同重大的物體擊中我的頭部,只聽到她母親說「她想來看妳,卻沒想到搭上了死亡列車」,手中緊握著電話筒,感覺血液衝向大腦,腦中嗡嗡作響,思緒紊亂,彷彿不確定它到底是真的,還是夢境中虛無縹緲的一幕。突襲而來的淚水如瀑布般從我雙眼奔騰而下,頓時之間我陷入深淵之中,痛不欲生的愧疚和自責已令我無法自持,心中的不捨與哀痛已無法筆墨形容。如果不是因為我迷失在金錢與藥物之中,如果我沒有身陷囹圄,她就不會搭上死亡列車,如果她不曾認識我,死神就不會找上她,無數個如果從我眼前閃過。「喪禮辦得很莊嚴」,小姿的母親說,我放下手中的電話,雙手掩面伏桌痛哭。當我再次抬起頭來,只見她擦拭著眼中的淚水,會客結束後,我就像個毫無靈魂的軀殼一般走回工廠,從那一天起,白天的我,故意完全地投入工作之中,只為了逃避那份自責,暗夜的時候躲在舍房的床上,側身抽泣,枕頭套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她母親在會客窗擦拭眼淚的那一幕,歷歷在目!


一個月之後,會客窗再度為我而開,她母親再次出現在我對面,「你怎麼變得這麼憔悴?」我無言以對,「妳為什麼不狠狠地責備我?」我心中吶喊著,似乎想藉由她母親的責備來減輕心中的愧疚,然而她沒有。會客時間在無言中消逝,放下電話筒之前我鼓起一點點的勇氣,哽咽地向她說了一句「對不起」,離開會客室之後,心中的思緒如颱風天的浪一般無法平靜。


記得我們一起排隊半個小時,只為了吃妳愛吃的那家蔥油餅;馬不停蹄地從台東開車趕往屏東,只為了妳喜歡看夕陽,揹著妳走在墾丁的沙灘上,妳問我說當妳白髮蒼蒼的時候我願不願意再揹著妳走在沙灘上,這一切記憶猶新,妳答應過要等我回去的呀!「老天!為什麼祢要如此對她?」,「為什麼這麼好的一位女孩子竟要承受如此大的災難?」。「為什麼連讓我彌補她的機會都不給我?」,「老天祢要懲罰的應該是我、不是她!」,「死神祢為什麼找她不找我?我才是那最該死的人!」。無數個為什麼在我心中,解不開的疑團像打結的毛線球一般,愈纏愈緊,「我可以選擇我不曾遇見妳,不曾認識妳嗎?」,「老天祢為什麼這麼殘酷,甚至連讓我跪在她面前道歉的機會都不給我?」自責、懊悔佔據了我的每時每刻,此時的我多麼渴望有獨立的空間,讓我痛哭一場,然而現在的我只能像個初來乍到新人一般,躲在角落裏暗自悲傷!每當夜深人靜,就是世界向我宣誓「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的時刻,日復一日的「暗夜」令我恐懼!每個晚上睡覺時都希望自己永遠都不要醒過來,似乎夢中才是真實的世界,因為在夢中才能見到妳。


五月的艷陽似乎想要努力趕走我心中的寒冷!微風緩解塵囂的同時,我馬不停蹄般地工作,只為了想要暫時忘卻失去妳的痛苦,為了麻醉自己,我每天找不同的事情來消磨時間,但想要片刻忘卻痛苦的記憶是如此困難,因為妳早已佔滿了我心中的空間。


「會客!」主管通知我,我現在好害怕會客,我不想見任何人,內心的一股抗拒油然而生。小姿的母親再次出現在我面前,拿起電話筒,她說「你還好嗎?你瘦了。」我眼眶紅了,她也是,為了故作堅強,我不敢拭去眼眶中的淚水,因為怕淚水再度像湧泉般無法停止。哽咽中我回答她:「小姿媽媽妳要好好照顧自己。」此時我的雙眼已經受不住淚水的襲擊,熱淚流過我的臉頰。「小姿不會想看到你這樣子!」她說,但我就是無法停止流淚,我就是無法忘記小姿的一切!我就是促使小姿離開她母親的兇手,深深的自責也喚不回我最愛的她。回憶像失事飛機般的殘骸難以拼湊,且每片殘骸都充滿了痛苦!「因為這件意外,拉遠了我和小姿母親的距離,是我拆散了他們母女,我罪孽深重。」心中一直重複一樣的想法。十幾分鐘的會客時間宛如一個世紀般那麼的長,恨不得趕快再次躲回我的角落,回到工廠我繼續過著隱形人般的生活。

兩週後我收到一封,一封來自她母親的信,信封內有三張照片,一張是我和小姿在夕陽下面對面的剪影照,一張是小姿和她母親在太魯閣國家公園入口處的照片,小姿依偎著她母親,足見她和母親感情深厚,第三張是我、小姿和她母親在鯉魚潭的照片,信封內除了三張照片外,另附了一張小卡片,卡片寫著:「孩子,我已失去了一個女兒,我不想再失去一個兒子,振作起來好嗎!」看完卡片的內容,這半年多的壓抑終於完全釋放出來,淚水已然完全潰堤。這段日子裏,我不斷地尋找三年前犯錯的那個孩子,想告訴他,因為他的無知讓我現在在這裡接受命運的煎熬,可是他已杳無蹤跡地溜走了。回想這四個多月的日子,我自私地把自己隱藏起來,故意躲在角落裡,只想逃避現實,逃離自己設下的局。我從未想到有一位母親,她內心的痛不亞於我,她在痛苦之中還要替她女兒探視間接傷害她女兒的凶手,我似乎突然體悟到生命真實存在的價值,我不能只活在自己傷心的象牙塔裡,我應該走出這座高塔,我不能再被困在這裏了。


經過了這段日子,我重新思考我自己,重新站穩腳步。「人生像一本書,大多數人囫圇吞棗瀏覽一遍,但聰明人卻是仔細地,慢慢地逐字閱讀,因為他們知道這本書只能讀一次。」,國中老師說過這段話,現在仔細想來這就是真理。「她不會想看到你這樣子,我腦中再次想到她母親的話。」我不能再自私地活在過去,我必須積極下定決心立即改變自己,否則小姿的犧牲太不值得了。我該勇敢地站起來了。她已經失去了一個女兒,我不能讓她繼續為我擔心,我不能讓她再失去一個兒子。


「小姿媽媽,對不起,孩兒讓你擔心了,經過了這陣子的省思,我知道我不能再逃避內心的責難,我也不能辜負您和小姿的期望!⋯⋯希望您能接受一個無知的兒子。」我終於提起筆來回信給小姿的母親。我知道小姿是無可取代的,但是小姿的母親愛屋及烏無私地付出她的愛,這份愛修復了我心中那塊大傷口!她的愛拯救了一個無知的青年。我想親口和小姿說:「親愛的,別擔心,我會好好孝順媽媽!」隨著時間的消逝內心也漸漸地平靜下來。現在的我心中期待著小姿媽媽每個月的接見。我知道我是幸福的孩子!


「寶貝!我好想你!我的摯愛。」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