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所脫殼】孤雛鴨仔 /楊忠豪

孤雛鴨仔

文/楊忠豪


特別嚮往自由的受刑人,浪跡天涯後總會懷念外頭的風花雪月及逍遙快樂。我個人則有不太一樣的看法,凡事忍耐而囚在疫情烏雲密佈時,頓覺鴨寮裡的鴨生盡期一命,竟與我們生命有著如出一徹的宿命。恰巧又雷同——等著開飯、等著洗澡收工,從朝至暮、從暮至朝的輪轉,期盼著放風放假,准許於外頭蹓躂一會兒,再被召喚趕回舍房之不情願也得行,想振翅高飛卻怎麼展也飛不高。


一提起這四十多隻公鴨母鴨(紅番面鴨種),想想是我前輩同學歷史開始的豢養,新收時期也沒多去了解、注意他們是否活得健康活得平安。只是某日下午,忽見一隻鴨媽媽昂首闊步帶領著六隻,可愛到不行的鴨寶寶,那個母愛及那個呆萌樣,才驚覺發現這裡單調生活的另一種,真善美融化我心的況味。而我工作職務又與鴨寮沾不上邊,只能趁空閒時順藤摸瓜的給予探望關心,先是進一步地收集打草後曬過枯黃的乾草,為其鋪設溫暖有草香的窩巢。月光光心慌慌的夜晚,活生生的六隻小鴨被臭野貓生吞活剝襲擊吃乾淨,可惡!深知鴨間民情的疾苦,決定好好為下一窩蛋保護到底的打算了。


終於見到兩隻新生命誕生的喜悅,但還沒做好擋板又被食掉一隻(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於是在清早的小水流,母鴨旁跟著小小鴨一隻,快速抓撈起碩果僅存的小小鴨仔,移送入蟲間的保溫箱裡細心呵護備至,相當重視拯救鴨命永遠不嫌晚。在監所是可以思考很多事情,內農外農的農作不只是強健體魄的赤手空拳,看到了鴨寮生命方向正確的抖擻,更是金牌精神的啟發。一隻小小鴨的往生,可以視為一次失敗,成功地拯救一隻,也可以視為一次的機會。


花落燕歸,靜觀其變。受刑人大多是犯了五戒條——殺人、偷竊、邪淫、妄語、飲酒(包含抽菸、毒品)等。沒有健全的正見,把喝酒吃肉、貪瞋痴心視為理所當然,不見自己岌岌可危的過失。曾幾何時,我也認為自己犯錯也是合情合理,仙丹妙藥救不了無命客,金言玉語入不了剛愎之耳一樣。超脫的飛螢在夜晚你睡夢時點綴,而世間千般的悲欣交集,在看破鴨命與人命有何不同?心情異常的平靜甘之如飴。


逆來順受困而知之的鴨仔,希望你現實生活需要各種的學習,好好學。無數寒暑挺起你寬廣大肚量,好好活。大快朵頤地好好吃蟲吃飯,生活不用精打細算,歡喜簡單、吉鴨天相就好。


  似曾相識、無可奈何又「自囚」多福的我,吆喝鴨仔回家的生命樂章已不可言喻,小巧玲瓏的鴨仔順從鴨生指南針,懂得居安思危謙和有禮,如我講求信用重視榮譽。截然不同的餘生是有希望與活力、感動與滿足的,安全且幸福。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